当前位置:看书者 > 其他类型 > 怪谈异闻 > 正文 第377章 异变(1)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正文 第377章 异变(1)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王怡秋觉得难过。

    她已经尝试了很久了,却始终无法再给父母传递消息。

    她无法拿起手机,无法操作电脑,上次做到的事情好似她在极限关头的爆发,而人这一辈子,能有几次这样的爆发呢?

    她原本想着,能保护家人也就好了。

    她能在关键时候,护下家人,也不枉她从酆都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可看着黎菁菁和王升的模样,她就感到心痛。

    她想要安慰他们,让他们重新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可她做不到。

    她是鬼,她已经死了,阴阳相隔,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或许要用几年、几十年的时间,她才能像尹士康那样厉害。但真到了那时候,她要那么厉害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王怡秋坐在了黎菁菁身边,虚虚抱着黎菁菁的肩膀,将脑袋靠在了黎菁菁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声尖锐的叫喊打破了家里的静谧。

    黎菁菁和王怡秋都吓了一跳,错愕地看向阳台。

    外头的声音很快变得嘈杂起来。

    闹哄哄的喧哗声,也不知道究竟是在吵什么。

    黎菁菁快步走到阳台,往外张望。

    她听到左邻右舍都有开窗的声音,显然也都被外头的声音给惊到了。

    王怡秋跟在了黎菁菁身后。

    她看到不远处的居民楼前聚集了人,出事的应该就是那栋居民楼。

    围观人群中,有旁人看不见的鬼魂。

    黎菁菁见那栋楼里没有冒烟,似乎也没人受伤,就渐渐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她回到了客厅,过了一会儿,听到警车的声音,又到阳台看了看。

    王怡秋一直陪着黎菁菁,心中虽然好奇,却是没有凑过去。

    等到了傍晚,王升回家,还说起小区里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进小区就看到那些人聚在一起说话,说是死人了?”王升一边脱下外套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黎菁菁从厨房端了菜出来,惊讶道:“死人了?我就听到了女人的叫声……后面倒是看到警车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白天的,出命案了?不知道人有没有抓到。”王升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应该是家庭纠纷吧。小偷肯定不会晚上进来。小区里面到处都是探头,肯定很快就能抓到了。”黎菁菁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这么远的事情,他们并不关心。

    王升给王怡秋的灵位上了香,又给那尊阎王上了香,这才在餐桌边坐下。

    王怡秋有些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她自己成了鬼,自然最害怕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小区里面要是多了个准备复仇的恶鬼,说不定会牵连到他们。

    她脸色阴晴变幻,最终下了决定,没有陪父母吃饭,风一般地冲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她没敢直接跑去那栋楼察看,而是找到了马征。

    马征躲在家里面呢,见敲门的是王怡秋,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白天发生了什么?”王怡秋开门见山地问道。

    马征苦了一张脸,“这我怎么知道呀?我一天都躲在家里面呢。那一会儿乱叫、一会儿吵架的,警察都来了,我哪还敢去看啊?外面都说……”他鬼鬼祟祟地看看周围,“外面都说是杀人了。女的给男的戴了绿帽子,那男的把女人打死了,还杀了丈母娘、丈人老头……”

    王怡秋一时无语。

    马征嘴上说着害怕,这八卦的时候,倒是两眼放光,还口无遮拦。

    “你都没去看过,就知道了?‘外面都说’,都是谁说了?”王怡秋问道。

    马征随便伸手指了指,“就楼下听到的。我听到叫声,就赶紧跑回来了,谁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我看之前有好些鬼去看热闹了。他们没跟你说?”王怡秋狐疑地问道。

    她也是因此才来找马征。

    马征神情尴尬。

    王怡秋半天等不到回答,看马征的脸色,才忽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她一个小姑娘都能看出马征的油滑和不可信任,那些正常老死的鬼魂,人生阅历可比她丰富多了。就是老糊涂,也不可能对马征有太多的信任。

    恐怕那些看热闹的鬼,谁都没来和马征八卦。

    另一种可能,就是那些看热闹的鬼看出了不对,都害怕得躲了起来,不敢乱窜门。

    王怡秋踌躇起来,“如果是有人被杀了,他会变成鬼的吧?”

    马征含糊道:“大概吧。就是变成鬼,也找不到我们头上。冤有头、债有主。他爱找谁、找谁吧。你可别傻乎乎地冲过去。”他也算有些良心,蹭了王家那么多香火,这时候没忘了提醒王怡秋一句,“这种事情,还是离远点好。”

    王怡秋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原是有着防范于未然的心思,可听了马征的话后,决定还是等一等,看看情况。

    小区里传得可怕,但说不定只是虚惊一场,根本就没有案件发生呢?

    王怡秋也知道流言不可信。

    她告别了马征,回家的时候,远远看了一眼那栋居民楼。

    她没看出什么来,就老老实实回家。

    黎菁菁和王升已经吃完了饭,一个在洗碗,一个在看球赛转播。

    王怡秋的卧室内,电脑又开始播放视频了。

    王怡秋瞄了两眼,已经接不上上次看到的剧情了。

    若是在她生前,就是上个厕所,都要按下暂停,现在她按不了暂停,也没有追剧的热情。

    她坐在床头,一耳朵听着电视剧里的对话,一耳朵听着父母的动静,眼睛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到了睡觉的时间点,黎菁菁进来关了电脑,还很认真地对着床说道:“你早点睡。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知道黎菁菁看不到自己,王怡秋还是“嗯”了一声,轻轻说了一句“晚安”。

    外头的灯一盏盏关闭,室外也陷入了静寂。

    王怡秋可以看到对面楼有两间房还亮着灯。

    楼下不知道哪一家,传来了男人的喷笑声,显然是在熬夜,不知道看了什么搞笑的内容,憋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那一阵笑声后,外头又陷入了安静。

    王怡秋无聊得发困。

    她迷迷糊糊就要睡过去时,听到了尖叫。

    那尖叫和白天的叫声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王怡秋吓出了一身冷汗,翻身就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听到隔壁卧室也传出了动静,外头开始变得吵闹。

    王怡秋赶到了阳台上,看向那栋居民楼。

    居民楼的楼梯间全部亮了起来,一扇扇窗户也陆续亮起。

    王升披着衣服到了阳台。

    王怡秋连忙让开位置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黎菁菁不安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白天是那边出事情?”王升指了个方向。

    黎菁菁点头,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,“怎么又出事了?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王升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因为离得远,那边的议论声也传不到他们这儿来。

    两夫妻回到了卧室,却是没有马上关灯睡觉。

    王怡秋一直站在阳台上,看着那栋楼的方向。

    她想要从亮着的窗户中找到线索。

    她看得眼睛发酸,都没看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喧嚣逐渐沉寂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警车亮着灯,出现在小区中,那栋楼里熄灭的灯又重新亮起来。不过,这一次,没有其他小区居民跑去看热闹了。

    王怡秋看到隔壁几栋楼有亮着灯,阳台上有人和她望着相同的方向。

    警车很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慢慢的,周围那些灯也都熄灭。

    王怡秋感到了不安。

    白天还没什么感觉,现在却觉得那栋楼里有什么东西存在。

    凌晨三点多的时候,王怡秋想要放弃,回屋休息,却看到那栋楼中亮起了一盏灯。

    隔得远,王怡秋只能看到那房间里有个人在来回走动。

    那个人好像在忙碌什么,走了好几趟。

    突然,他站在房间中央不动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狂暴地在房间中乱窜。

    王怡秋隐约看到他砸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周围人家有人被吵醒,打开了灯。

    骚乱又开始了。

    警车再次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王怡秋只能看到这些。

    她看到那个房间的灯突然熄灭,又很快亮起。

    房间中进来人,那些人好像在争吵。

    喧哗声让小区里的人都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王升有些气恼地冲进阳台,用力打开窗户,看向那栋楼。

    “那边搞什么啊?家暴啊?怎么警察又来了?”王升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隔壁也有人被吵醒的,“不知道啊。谁知道搞什么?吵得人都不要睡觉了!”

    这话引起了很多人的认同,大家都埋怨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怡秋无法附和他们的话。

    她已经察觉到那间房的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、小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在大家的声讨中,王怡秋听到了一个突兀的叫声。

    她循声望去,就看到楼下站了个笑眯眯的老太太。

    王怡秋看出她不是人。

    老太太冲着王怡秋招手,“我住你对面楼的,我知道你是前段时间出事的那个。老马经常跟你在一起,对吧?”

    王怡秋没接话。

    “你看了一晚上了,想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况吧?你要问老马,肯定问不出来。他有什么事,都往后缩,躲得最快了。”老太太依旧在冲王怡秋招手,“你下来,我告诉你啊。”

    王怡秋抬起头,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我没有害你的意思,你别怕。我啊,就是想请你帮帮忙。老马叫你去找过三院的那个康师父吧?”老太太自顾自说道。

    王怡秋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她已经知道他们小区老鬼们都知道的三院厉害的老鬼全名叫什么了。尹士康名字里有个“康”字,却绝对不是什么“康师父”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啊,天一亮就去找康师父,让他来帮帮忙。不然啊,204那个老婆子继续闹下去,他们家肯定要找人来除鬼的。弄不好,我们这些老东西,还有你这小姑娘,都要被赶走了啊。”老太太忧心忡忡地说道。

    王怡秋一怔,低头看向老太太。

    老太太好似仰头仰得累了,垂下头,低声嘀嘀咕咕:“我就想太太平平看我孙女嫁人,等她嫁人我就走了。就那么几个月了,不能前功尽弃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来真情实感,不似撒谎。

    王怡秋忍不住,开口问道:“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情况?就那个老太婆,死不肯投胎,也不肯跟着儿子搬家。她儿子要搬走了,她就开始作妖了。”老太太仰起头,撇嘴不屑地说道,“你赶紧去求求康师父,让他把那个老太婆赶走吧。这闹得哟,迟早把我们都连累了。唉……”

    王怡秋没有完全相信老太太的话。

    老太太站在王怡秋家楼下又嘀嘀咕咕了老半天,说话声音都听不清。

    等到天亮,清晨的光照射下,她的身影才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王升和黎菁菁一晚上没有休息好,早上起来都顶着黑眼圈。

    王怡秋看着他们,微微心疼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嘴唇,跟着王升一起出门。

    她没去找尹士康,而是出了小区,找到了附近的早点摊。

    她准备听听八卦。

    昨天闹了一晚上,果然就有不少小区居民怨声载道,吃早饭的时候就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戴绿帽、家暴、夫妻吵架、自杀、出轨、嫖娼、灭门……几个关键字互相组合,衍生出了无数故事。

    王怡秋听了好几个版本的故事,听得都有些头晕了。

    她很无奈,只能拖着脚步,回到小区。

    她远远看着那栋楼,觉得那栋楼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她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她又跑去找了马征。

    马征比昨天白天要虚弱很多。

    “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王怡秋将老太太讲的事情和听到的八卦都说了,盯着马征,想要听听他的说法。

    马征仔细思考,“你说的老太太,有个要结婚的孙女……那就是十一号楼的吧?穿个有大花的衣服。”他比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王怡秋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十一号楼的老太太。她们一群老太太,跟我们说不到一块儿去啊。”马征眉头紧锁,发愁地说道,“她们晚上还会跟着人家一起跳广场舞呢。我们这些老头子,又不跳舞。”

    王怡秋可不是来关心老年鬼魂生活的。

    “她说那栋楼,204有个老太,因为儿子要搬家,所以昨天才闹了起来。”王怡秋又将这话说了一遍,这次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马征真不知道什么204老太。

    他没撒谎。

    他平时认识的多是老头子,和老太太们说不到一块儿去。

    “这样,我带你去找个人问问吧。”马征说道,“五号楼有老两口,都死了。我认识他们家老头子。他家老太太可能知道那个204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这可真够曲折的。

    王怡秋觉得事情繁琐,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做下去。

    那老太太即使是危言耸听,也有几分可能性。小区里有房子闹鬼,肯定得影响到他们这些逗留在小区中的鬼魂。

    王怡秋还有更深层次的担忧。

    她非常清楚,小区里面在家供奉去世亲人的,恐怕只有她父母了。

    留在这小区里的鬼魂,多是老年人。只有她一个小年轻。也只有她,看起来“嫌疑”最大。

    昨天几次风波,就能让小区里流言乱飞,要是再发展下去,波及到她家,也不过是那些人上下嘴皮子一碰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怡秋心头沉甸甸的,低头跟着马征往五号楼走。

    马征敲了门,报了名字,那扇防盗门就被人拉开了。

    王怡秋看到直接被打开的房门,有一瞬的诧异。

    “进来坐、进来坐。他们都去上班了。你们进来吧。”开门的老夫妻都很富态,和蔼可亲地邀请马征和王怡秋进门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l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xsxs520.com。笔趣说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xs520.com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